电熨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熨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不要在深夜跳跳舞毯0-【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01:17 阅读: 来源:电熨斗厂家

眼看已经过了半夜十二点,周彤合上笔记本的盖子,招呼三个室友:“姐妹们别玩了,明天一大早还要上课呢,快睡觉吧!”寝室长都发话了,其它三个女孩纷纷关电脑的关电脑,收拾书本的收拾书本,哈欠连天的往被窝里钻。

周彤熄了灯,顺着梯子爬上自己的床铺。在她头顶上方传来了极富节奏感的“咚咚”声,那声音从晚饭后便开始了,只是大家都忙着手头的事不曾在意。黑暗笼罩下的宿舍一片寂静,才将那声音凸显的格外清晰。这种感觉讨厌极了!周彤努力想让自己忽略它,但是那声音一下下刺激着她的耳膜,最后连她的心脏也跟着这个节律跳动起来,她带着杂乱无章的气息坐起身,怒视着黑漆漆的天花板。

近来跳舞毯风靡校园,楼上的姑娘们也买了一个。这几天新鲜劲正浓,深更半夜还兴致勃勃的跳呀跳。这栋老旧的宿舍楼隔音本来就差,再加上床铺都是上铺,离天花板近,一到就寝时分“咚咚”声就变本加厉。周彤的瞳孔适应了黑暗后不觉吓了一跳——对床有一团大大的黑影!她定睛一看,原来是对床的主人林小涵,她也和周彤一样,因为难以入眠而半坐在那里。窗帘的缝隙透过来一缕薄薄的月光,洒在林小涵裸露的臂膀上,好生惨白。

这一晚,周彤不知道她和林小涵是怎样睡着的。只知道第二天早晨林小涵很没精神,刷牙时含着满嘴泡沫的她脸色发青,挂着重重的黑眼圈,像口吐白沫的厉鬼。

“小涵,你要注意劳逸结合。不能为了考研弄垮身体!”周彤说。

小涵在镜子里冲周彤一笑,她最近真的好累,又要复习考研,还要上课、做兼职。这个瘦弱的姑娘来自贫穷的山区,但是向来很要强。

胖胖的裴霈从卫生间里神清气爽的走出来,很没礼貌的把小涵挤到一边,自顾拧开水龙头接刷牙水。小涵不敢吭气,弱弱的退到角落里。周彤很气愤,她大声说:“裴霈你怎么这个样子?”裴霈从镜子里盯了她一眼,又回头看了她一眼,表情很是冷漠。周彤大摇其头,没办法,谁让裴霈是个“官二代”呢?从小就被娇惯坏了!倒是小涵,一个劲的冲周彤使眼色,表示自己不在乎。

尽管厌烦黑夜,厌烦那恼人的噪音,但一过十二点,周彤还是督促着大家快点熄灯睡觉。裴霈和陈亚亚不用她说第二遍就收拾好东西爬上了床,林小涵有点迟疑,周彤向她投去关切的一瞥,林小涵红着脸垂下头,放下复习资料向梯子走去。她的手和膝盖都微微发抖,周彤明白,这个可怜的姑娘担心这又是一个难眠之夜,她现在非常需要睡眠,再过一周她就要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了。

黑暗中,跳跳舞毯发出的响动还在继续,其间掺夹着裴霈的鼾声。这个裴霈真是厉害,什么都挡不住她去见周公!陈亚亚也是个一挨枕头便就睡着的人,多么令人羡慕。现在这压抑的屋子里,只有周彤和林小涵还在辗转反侧。林小涵好像在抽泣——这个懦弱的姑娘从来不敢据理力争,她宁可一次次被裴霈推来撞去,也说不出个“不”字。

周彤觉得她应该到楼上去走一趟。

她蹑手蹑脚开门的时候感觉睡在靠门那张床上的陈亚亚扭过脸来看了她一眼,不过很快又把脸转向了里侧。陈亚亚在班里是个老好人,从来不做得罪别人的事,当然也信奉明哲保身的教条从不当出头鸟。周彤向来对她不屑一顾。

跳跃的声响在周彤准备敲门时戛然而止。是她们累了?还是听到了周彤气急败坏的脚步声,抑或把她当成了来查房的宿管?周彤迟疑了片刻,终究还是放下了举着的手臂——先饶她们这一回,下次可没这么容易鸣金收兵了!

次日的林小涵,脸色比昨天还要难看,眼窝深深地塌了下去,连嘴唇都是铁青色的。周彤要带她去校医院,小涵婉拒了,眼光死死盯着桌上摊开的复习资料,那是她的宝贝,上面系着她的未来。可是她的记忆力让不足的睡眠拖了后腿,上课的时候,周彤看到她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口中不停的念着“记不住,为什么记不住。。。”周彤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于是,当夜间的“咚咚”声如期而至时,周彤毫不犹豫的冲上楼去,她下床时弄出很大声响,似乎在为蜷在被窝里的林小涵鼓劲。陈亚亚被吵醒了,一脸愕然地望着她,她也不睬,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楼上。

门是虚掩着的,周彤一推便推开了。屋子里没点灯,也没有挂窗帘。月光如洗,照映着冰凉的地板。地上静静的铺着一张跳舞毯,看不出新旧。

为什么没有人?周彤打了个冷战,后背涌起一丝凉意,好像谁站在那里窥视着她。她骤然转过身子,除了走廊里忽明忽暗的灯光什么都没有。难道这是一场噩梦吗?一定是的!她这样安慰自己,慢慢地、倒退着离开这间屋子,同时没有忘记合拢那扇门。“吱呀——”门发出的声响让整条走廊都为之一颤,周彤觉得自己的血液都要结冰了。

她想逃走,但仿若脚下生根。接着,在死一般的寂寥中,她听到了屋内熟悉的“咚咚”声。一开始很慢,舞者是那样从容不迫,仿佛她有一整晚的时间练习。接着,她加快了舞步,换成激烈地、陶醉地跳跃。周彤凝结了的血液开始融化,继而变成沸腾的江河在她体内咆哮,她瞪大眼睛一把推开门,她看到——

她看到月光下一双雪白的脚在跳舞毯上疯狂的扭动,那脚和它的主人被一把利器分割开来,一定是这样——脚踝上的伤口刀劈斧剁般的齐整,连一滴血都不曾流下!看那,那双脚鼓着劲的跳着,红晃晃的创面像血盆大口,无情的嘲笑着周彤。眨眼之间,屋子里挤满了这样的脚,还有它们的主人!那些年轻的女鬼,拖着血淋淋的小腿,苦苦寻找着她们的脚,她们的上肢还遵从着一个节奏在舞动。她们含着绝望的血泪,祈求上天让她们停下,让她们找回健全的过去。她们看到了周彤,一齐向她扑来。但林小涵跳了出来,挡在周彤的前面。

女鬼们看到林小涵,脸孔顿时扭曲的变了形。林小涵是那样的骇人,她举着尖利的刀子,一下一下朝她们刺去,女鬼们发出凄厉的呼喊,周彤望着血红的月光漫了一地,也撕心裂肺的尖叫。不止她一个人在尖叫,她身后毛骨悚然的呼喊此起彼伏。她回转过头,走廊里挤满了惊恐的学生,包括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的裴霈和陈亚亚。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总是那么刺眼。

周彤抬起低垂的头,环顾着四周,目光所到之处都是令人窒息的白。

“彤彤,你的同学看你来了。”这是妈妈的声音。

周彤漠然的循声望去,妈妈身边站着裴霈和陈亚亚,手里都捧着花,拘谨地朝她笑。妈妈叫她们“朱玲兰,赵靓”。

“朱玲兰”和“赵靓”放下花,说了几句寒暄的话就走了。妈妈把花插到花瓶里,缤纷的色彩唤起了周彤脸上的血色。

“来,吃药。”妈妈又递过一杯水,几颗药片。周彤乖乖的吞了下去,好苦!她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一年多之前,她也躺在这里,吃了妈妈递过来的药片,苦得直皱眉头。但那是为了什么呢?想不起。。。

秋风卷着落叶,这萧索的景象提醒人们冬天就快来了。清洁工举着一人多高的扫帚在马路上劳作,他上了年纪,有些力不从心,扫一扫就要直起腰喘一会。偶尔有人经过,向他投来有意无意的一瞥,他都会脸红。他干脆伸出黑黢黢的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只口罩,包住了那张沧桑的脸庞。他怕被人斥责是“杀人犯的爸爸”。他曾有个读书用功又知道体恤家里的乖女儿,但是那孩子在考研之前精神突然崩溃,举刀杀死了楼上宿舍里每晚都跳跳舞毯的四个女生,自己则从五楼一跃而下,结束了年轻的生命。据说唯一的目击者是女儿同宿舍的孩子,当场吓得神志不清,之后被送去了精神病院。

清洁工还在吃力的扫着,每一个砖缝都不落下。他不知道自己这样的拼命还能不能拯救这个支离破碎的家,以及希望。周彤在母亲的搀扶下从这里经过,她看到林小涵正在帮父亲捡垃圾。她想叫出林小涵的名字,但林小涵摇了摇头。“她总是这样害羞呢。”周彤理解的笑笑,转过身和母亲相互依偎着,走进越来越浓重的晚秋。

天天萌将破解版下载

天天撞神将最新版

女神联盟无限钻石私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