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熨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熨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专访胡可解读如懿传失去平衡的婚姻关系注定无法长久

发布时间:2020-10-14 06:30:59 阅读: 来源:电熨斗厂家

宫斗戏《如懿传》中,刻画了形形色色为争夺后宫权利不择手段的各路妃子,其中胡可饰演的苏绿筠宛如其中的一股“清流”,她的原型是纯贵妃,和《延禧攻略》中的纯妃相比,苏绿筠却更加“纯”,几乎没有心机。爱子如命的她,性格与人为善,在皇帝面前战战兢兢,对后宫妃子是一团和气,把“懦弱”二字深深刻进骨子里,怎么看也和“反派”二字沾不上边。

可是这样柔弱性格苏绿筠却也最容易被人利用,在富察皇后过世后,她受到金玉妍的蛊惑,为了维护儿子而萌生夺取后位之心,最终被皇帝厌恶,可悲可叹也可怜。据说胡可演着演着,也忍不住吐槽这个角色:“好傻呀,又被忽悠了。”

戏中的苏绿筠善生养,有三个儿子,戏外的胡可也有两个可爱的儿子:人称“东北宋仲基”的安吉和搞笑暖男小鱼儿。不过和剧中苏绿筠截然不同的是,胡可是位事业成功、家庭幸福的人生赢家,将两个孩子教育得懂事又可爱,人人称羡。

在现代社会,职场女性兼顾事业和家庭实属不易,更何况是在行程紧凑的娱乐圈,还身兼两个孩子的妈妈,胡可的优秀之处,正在于此。她的成长经历也是相当励志。小时候的胡可父母管教可是相当严苛,甚至她在节目中爆料,父亲还拿过冻带鱼打她。

还是在学生时期,胡可就显露出不凡的资质了。高中快毕业时,有人建议嗓音不错的她去报考北广的播音系试试,年轻的胡可没有信心,陪着同学去试,结果自己一路过关斩将顺利考进了北京广播学院的播音系。

毕业之后,胡可如愿以偿做了主持人,她主持的《欢乐总动员》、《小神龙俱乐部》等节目相信是很多人童年里的经典回忆。

胡可应该是越努力越幸运的那种人,她没有满足于在主持界大放异彩,开始了影视剧、话剧表演,出演了《快嘴李翠莲》、《京华烟云》、《扶摇》等热播剧,还凭借电影《聊聊》荣获第九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女主角。事业上的成功也为胡可收获了爱情。在娱乐访谈节目《胡可星感觉》中,胡可首次与沙溢相遇。在之后拍摄电视剧《闯荡》中,两人再度合作,擦出了爱火花,更进一步开花结果,走进婚姻殿堂,才有了今天其乐融融的四口之家。

随着人生不断的进步和成长,胡可也有了自己的一套婚姻认知。在她看来,维持婚姻幸福甜蜜的秘籍就是“包容”二字,正是相互包容,相互扶持,才有了今天一家人的和和美美。

有着丰富舞台表演经验的沙溢也会自发做起胡可演技方面的导师,在拍摄《如懿传》的时候,沙溢还细心指导她的讲话节奏和语气,帮助她更好地进入角色。

在高速运转不断更迭的娱乐圈,胡可不慌不忙,慢慢完成着自己人生的每个阶段,她在主持和演艺事业之间游刃有余,在职场女性和贤妻良母之间切换自如,她说不会放弃事业,在做妻子跟妈妈的同时,也希望能够继续保持住自己做演员的梦想。

1、胡可解读《如懿传》:失去平衡的婚姻关系,注定无法长久

萌神木木:您是先看的《如懿传》的小说,然后又演了小说中的人物,现在又是一个观众,您对于这个作品具体是怎么看的?

胡可:我其实在拍的时候,我们也在讨论,我们这部戏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我自己也会想,就是我会从里面学习和感悟到的去思考的东西就是,你在表达你爱情的时候,你在希望得到你爱情的时候,是需要什么样的方式去承载,我觉得这个其实是很重要的,就是爱情可能在每个婚姻当中都是存在的,那么我们用什么方式去表达你的爱情,很多时候为什么在婚姻当中好像两个人也相爱,但是却越行越远,是因为可能很多人会以爱之名——就是他觉得我爱你,那我可以用我所有的方式,只是因为我爱你,但其实这是不对的,去用一个方式去表达我爱你,要让对方也觉得你是爱我的,这才是最重要的。

其实这个东西不仅在后宫,因为后宫是不一样,因为皇上是高高在上的,所以他们本身就是一个不对等的婚姻关系,所以我们在后宫当中看到了很多悲剧的这个情感情绪,其实不管是像苏绿筠这样没有心机的没有脑子的,还是像金玉研很能宫斗的,以及像魏燕婉那种很有心机的,最后的结局都没有那么好。就包括如懿,跟皇上那么深情,青梅竹马的人,最后也不得善终,就是因为在婚姻关系中是一个不对等的状态。推到我们现实生活当中,我们就要去思考,除了拥有爱之外,还有没有拥有去爱的能力,这个很重要。

萌神木木:现代的婚姻形式跟以前的已经不一样,而人在面临感情的选择时,您有没有觉得可能有些相似或者很大的区别?

胡可:我觉得肯定会有,就是面对情感选择的时候,就比如说苏绿筠在面对情感状态的时候,她是委曲求全的。她就觉得我可以忍受所有的东西,只得到皇上的欢心,甚至跟皇上相处的过程当中也是战战兢兢的,永远就是生怕哪句话说错,皇上不高兴了,她是这样一个情感状态,那么这种状态在现代社会也有一些人是这样的,因为太爱对方太喜欢对方,她所有的东西都是在取悦对方,这是一个状态。包括像金玉研,她其实是一个自我牺牲型的女人,她爱的是世子,她因为我爱这个男人,而来到皇上身边,她又是这样一个情感状态,她不折手段宫斗,其实是为了完成世子交给她的任务(现代也会有这样的人)。对,也会有。

其实你看就包括如懿,我觉得她其实是一个有情感洁癖的一个人,她会觉得她跟皇上的这种感情——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情深意重——而且,皇上会跟她说“放心”,她就会把这三个字记在心里,她觉得他让我放心,我就要放心,她是一个特别情深义正的女人。所以其实不同的情感方式,挪到我们现今社会来说,其实都是存在的。

萌神木木:所以就相当于这部戏,把现代的许多种情感关系集中展现在一起。

胡可:它这么多的妃子,每个人表达情感的方式都不一样。像陈婉因就属于那种默默守护的,就是你不管走到哪,回过身我都在你背后。像意欢,她跟如懿其实是有一点像的,只是意欢更决绝,她是绝对不能够接受,情感当中有瑕疵的,就是眼睛里不能容沙子,我发现原来你骗我,我宁可烧死自己,我也不委曲求全,是这样的一个人物。

萌神木木:因为您刚才也提到了,苏绿筠这个角色在面对皇上时都是战战兢兢的状态,您在拿捏这个角色的时候,除了这个战战兢兢,还有没有其他的点,可以帮助您迅速找到这个角色的感觉?

胡可:我觉得要找到她内心当中支撑她的情感点,其实她为什么唯唯诺诺,她不是生性就觉得唯诺诺是件好事,她自己也知道唯唯诺诺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她不傻,她虽然不够聪明,但是不是个傻子,所以她所有的情感支撑点,她是为了孩子,所以是个苏绿筠爱子如命的人,这个是她所有的情感所有的行为处事的一个逻辑最归结的地方,因为孩子,所以她不希望得罪所有人,因为孩子,她希望在皇上面前尽量的讨好皇上,因为孩子,她就觉得金玉研有一天挑唆“我”了,“我”也觉得我能当皇后了,所以“我”也开始有这样的痴心妄想。因为孩子,海兰跟永璋说在丧仪上不能哭,她也觉得咱不能哭,就她所有的行为全部出自她这一个出发点,当你把这个出发点找到了,那你所有的东西,就会觉得是自然的。

2、孩子和家庭永远是第一位

萌神木木:那因为您也是母亲,拍《如懿传》的周期又很长,那您在拍摄的时候,有没有想说想早点收工回家陪孩子?

胡可:肯定会想小朋友,那个时候基本上如果说三天没有戏,就会回北京,对,其实包括那个时候我跟曹曦文聊,因为她也有小朋友,包括董洁也是,就是没有戏就会回去看孩子。

萌神木木:您刚才也说,这部戏播的时候,沙溢老师在拍戏,除了他对你这部戏的评价以外,你们两个平常在生活中会不会讨探一些角色?

胡可:会的。包括在这部戏的时候,因为我有一个问题,就是以前我做主持人,说话的语速特别快,这个可能是长期养成的习惯,他说尤其是像你这样一个古装戏,它其实需要一个念白的韵味的,就是你的台词不能慢,要有一个韵律在。其实我每次拍戏,他都会给我多多少少的一些建议,尤其是演话剧的时候,他都会在家里帮我对戏呀,什么走每一个位置讲每一句台词。

萌神木木:那他在跟您说的时候,是比较耿直还是比较委婉?

胡可:(笑)他一点也不委婉,特别耿直。我还印象当中特别深,我第一次演话剧的时候,我演出《欲望花园》,然后我就拿回剧本来,他跟我对,他听我讲第一句台词,他说你在讲什么,你到底在讲什么?你这句到底要讲什么?(好像老师在念学生是吗?)对,因为我觉得我们两个之间不太需要那种,因为也不是在谈恋爱,夫妻这么多年了,就基本所有东西都可以直话直说的。

萌神木木:您跟沙溢老师在工作上会有一个搭配吗?就是可能拍《如懿传》几个月,在家时间少,那他会相应的去减少还是说正常的状态?

胡可:会。其实基本上能够保持一个人经常在家里面。

萌神木木:就并不是明说的每个人都做相应的调整是吗?

胡可:对,嗯。

萌神木木:您刚才说您可能不太认同全职家庭主妇的观念,但其实女性结婚生育后多多少少都会为家庭做一些事业上的牺牲。

胡可:我觉得一个女性结婚生孩子,那么家庭必将占她生命当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而且她一定是要抽出一定的时间去陪孩子照顾家庭的,这个是毋庸置疑的,而且这个也是必须要去做的,但我只是说,我不赞成这个变成她一个全部的生活,我希望她在照顾家庭照顾孩子的同时,能够去做一些她喜欢做的事情,那这个事情也许不需要耗费那么长的时候,也许不需要让她特别的辛苦,但是至少让她跟这个社会是有一个连接点的。

萌神木木:那在您的生活中,您自我对家庭跟事业的分配大概是个什么比例?

胡可:我觉得可能现在对我来讲最重要的是孩子跟家庭,这个是排在第一位的,第二位的是工作,我自己其实是一个很喜欢演戏的人,虽然我不是学表演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表演像魔法一样很有魔力去吸引我,所以我会尽量选择一些,比如说在北京拍的戏,或者说相对时间没有那么长的工作。《如懿传》算是一个特例,因为之前自从生了孩子之后,好像也没有拍过这么长时间的一个戏。

萌神木木:那这个特例是怎么产生的?

胡可:这个特例,其实我刚才有讲,我自己对清宫剧的形式或者题材有自己的好奇心,算是一个小梦想吧。而且我觉得这部戏,整个从团队和演员来讲,我觉得都是非常专业的团队,其实也是感受和学习的一个过程。

萌神木木:所以您以后如果遇见好的角色,也会去尝试多接一些是吗?

胡可:我觉得是时间可以安排得过来的情况下(就是家庭还是更靠前的位置)是的。

3、对中年女演员来讲,再着急也回不到少女的状态

萌神木木:您刚才也谈到你很喜欢演戏,有没有因为错过一些角色而遗憾,或者因为时间原因可能没有接到这个戏?

胡可:谈不到遗憾的程度,我可能不是那么一个目的性那么强的人,觉得好像有些东西势在必得,可能这个东西对于我来说,我没有看到我一定要势在必得的东西,我觉得我只是喜欢演戏,我愿意去演戏,然后每个演到的角色,我都会很认真的去完成,但是好像没有一个我演不了它我就活不了的这样(事)。

萌神木木:因为您刚才说您很热爱表演,然后可能您对角色的欲望会不会没那么大?

胡可:我觉得是这样,就是我可能热爱表演的感觉,是因为我很热爱表演的这个创作过程,可能这个过程对于我更有吸引力。

萌神木木:如果把一切都抛开了,有没有一个角色是您特别迫切想要去尝试的?

胡可:我一直都特别想演警察,因为我自己对涉案题材包括刑侦题材,特别感兴趣,包括平时也会看一些这样的小说。所以我有时候特别渴望演一个刑警,很聪明智慧的女刑警。

萌神木木:因为现在可能也有像您这样的女性演员,得面临表演市场上并不是那么多的选择机会,您会怎么看呢?

胡可:其实我了解你说的这个状况,可能也有很多女演员会觉得心有不甘吧,但其实表演这个东西,随着你的日积月累,你的生活累计,你的表演经验,在不断丰厚的时候,可能你在创作的时候,更如鱼得水,而在你可能更如鱼得水的时候,你会发现可能没有那么多作品,来给你去呈现,这个是一个特别大的矛盾,我觉得不用特别着急,即便你去着急,我觉得这个东西如果不是你能够改变,你也无法去改变,反而会让自己特别的焦虑,那么在自己尽可能的范围里面,去完成好自己的角色,我觉得就OK了。

如果你觉得特别的难过,或者觉得特别没有一个合适自己的角色给到自己的话,那你可以自己尝试着去找一些项目,比如你可以去找一些编剧,你可以跟编剧共同去完成一个剧本,是你想要演的角色,你是想要的剧目的类型,我觉得这些都是可以去尝试的方向,因为我觉得只是说在这里很难过伤心其实于事无补,反而会让自己的心情变得特别的差,我觉得尽可能在自己能掌控的范围内去完成的最好,如果你真的有一些想法,可以去尝试一些新的道路。

萌神木木:那您目前会去尝试一些新的道路吗?

胡可:我觉得会,但是还没有说不行了,我必须得去演这样一个戏,我就要去演一个刑警,我就要去自己写一个警察的戏,就还没有迫切到这个程度,但是呢,会慢慢地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比如说今天我吃饭认识了一个很好的编剧,或者认识了一个很好的这方面的人才,就是我会有这个想法,但是没有觉得这个想法明天就要实现。

萌神木木:就是可以慢慢去等这个机会。

胡可:我觉得不用特别着急,其实对于中年的女演员来讲,我觉得更不用特别着急,因为你已经是中年女演员了,你再着急你也回不到少女的状态,所以反而不如静下心来,等待一个或者说自己创作一个属于自己的好的项目。我觉得这个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一个状态。

萌神木木:《如懿传》之后,您接下来的生活中心会是什么?是会回到妈妈和妻子这个家庭状态中,还是会有新的角色?

胡可:最近这段时间应该是在休息。

萌神木木:那未来还是会在话剧或者舞台剧这方面去尝试更多?

胡可:会吧,我觉得我自己还挺喜欢演话剧的。

中医治疗疤痕医院哪家好

普外科医院网上预约

白癜风专科医院地址

哪家医院生殖整形专科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