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熨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熨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开展对朝经贸中企当守稳准诀

发布时间:2021-01-21 14:32:08 阅读: 来源:电熨斗厂家

开展对朝经贸 中企当守稳准诀

中国是朝鲜最大、也是最重要的贸易伙伴。韩国统计厅从2000年开始搜集中朝贸易及贸易依存度资料,其2012年12月末公布的《朝鲜主要经济指标》报告称,朝鲜2011年对华贸易依存度从上一年的56.9%上升至70.1%,首次跨过70%大关。某些研究机构得出的数字更高,韩国银行专门研究员崔志英2012年8月发布的《近日朝鲜对外经济政策变化》报告称,对华贸易占朝鲜贸易总额比重2011年已达89%。在实践中,中朝两国政府与企业继续投入了很大力量拓展双边经贸。  历经数年磋商,中朝双方于2010年2月签署《关于共同建设管理和维护鸭绿江界河公路大桥的协议》,确定建立一座新的鸭绿江界河公路大桥。目前,大桥正在紧张施工,建成后可望成为丹东实现对朝路港区一体化的枢纽工程,在国家的东北亚经济开发战略中发挥重大作用。  2011年6月,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会议通过《关于将黄金坪和威化岛指定为经济区》的政令,并相继修订《罗先经贸区法》,制定《黄金坪、威化岛经济区法》。在中朝双方努力下,黄金坪和威化岛两经济区开发计划目前已经全面步入实质性阶段,双方共同编制完成有关规划纲要,推动机制建设、人才培训、详细规划编制、法律法规制定、通关便利化、通信、农业合作以及具体项目建设取得了新进展,成立了罗先经济贸易区管理委员会和黄金坪、威化岛经济区管理委员会。  在2012年10月中旬举行的首届中朝经贸文化旅游博览会上,20多个国家(地区)、6000多名中外客商云集丹东,其中朝鲜派出了由贸易省、外务省、文化省、国家观光总局、国际展览社、万寿台创造社等几大中央机关带领的500多人的庞大团队参展,朝鲜企业达300多家,级别之高、人数之多,近年来非常罕见……  目前,中国企业在朝鲜可以享受到直接使用人民币、免于货币兑换成本和汇率风险的好处。在中朝边境贸易中,朝鲜边民和商人使用人民币早已相当广泛;即使在朝鲜内地市场,大额交易也有很大一部分是使用人民币结算的。面对这一现实和人民币国际化进展的前景,朝鲜政府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认可了人民币在其国内一定范围内流通。在去年9月经济区投资说明会上,中朝两国有关管理部门宣布罗先经济贸易区和黄金坪、威化岛经济区可以流通人民币。  对朝经贸当从何处着手在商言商,面对朝鲜经济开发全面启动的形势,中国企业要把握朝鲜变化中的经贸契机,宜从何处入手?根据我国和朝鲜的相关经济规划布局,在参与朝鲜经济复兴时,我国企业宜优先选择东北为基地。在可预见的未来,除了朝鲜国内消费等行业之外,港口及转口贸易、采矿、加工贸易应是具有较大潜力的领域。  对于中方投资者而言,朝鲜港口和转口贸易的潜力首先体现在中国国内沿海贸易本身已具较大规模,且因“两头在内”而风险明显较小。  据中国海关统计,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国进口来源地为国内的金额每年都增长较快,从2002年的150亿美元上升到了2011年的1226亿美元。这部分从本国国内进口的贸易额中一部分是来自保税区等“境内关外”地区,还有一部分实际上是国内跨省沿海贸易。而吉林省和整个东北北部地区由于陆路货运距离较长,在很大程度上难以参与繁荣的国内跨省沿海贸易。吉林省和整个东北北部地区货物要想输往关内市场,只能通过陆路向南运输700乃至1000公里,抵达大连、营口等港口后再装船南运,甚至全程陆运两三千公里。高昂的物流成本大大削弱了吉林省和整个东北北部地区货物的竞争力,窒息了这一地区的潜在经济发展活力。而朝鲜的天然良港罗津—先锋、清津有望成为未来吉林乃至整个东北东部的出海口和加工贸易基地,为东北经济社会未来发展发挥重大作用。尽管我们也可以开发利用俄罗斯滨海边疆区港口,但只有同时开发利用朝鲜港口,才能打消俄罗斯某些势力拒中国投资于门外或漫天要价的不现实心态。同时,我国东北地区充裕的物流供给、我国已经跻身世界前列的港口技术装备和管理水平(我国港口装卸效率为世界之冠)也为中国企业切入朝鲜市场这一领域创造了有利条件。在港口开发和面向中国国内市场的转口贸易得到一定发展的基础上,中国企业未来可以进一步利用罗先的区位优势发展加工贸易。  在实践中,吉林省已将租用、开发罗先港区列为长吉图(长春、吉林、图们江)开发开放先导区建设计划的重要内容,希望借此打通物流通道;此外,还相继取得了罗先港口、码头的租用权和经营使用权,当地港口改建工程和连接国内与罗先的铁路、公路、输电线路已经投入使用或正在加紧建设。可以展望,无需太久,罗先就可摆脱朝鲜国内基础设施供给瓶颈的制约,为投资者提供合格的硬件设施。  采矿是中国投资者可在朝鲜优先选择的又一领域。朝鲜矿产资源比较丰富,而我国是全球最大的初级产品进口国和多种矿产资源的重要消费国,中朝两国在这个领域能够形成互补。据韩联社2011年1月的报道,韩国统计厅《朝鲜主要统计指标》报告显示,以2008年为基准计算,朝鲜矿产潜在价值为6993.5936万亿韩元(约合41.15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韩国(289.1349万亿韩元)的24.1倍。其中主要矿产蕴藏量为黄金2000吨,白银5000吨,铜290万吨,铅1060万吨,锌2110万吨,铁50亿吨,钼5.4万吨,石墨200万吨,石灰石1000亿吨,磷灰石1.5亿吨,菱镁矿60亿吨,无烟煤45亿吨,褐煤160亿吨……  朝鲜加工贸易也有着巨大的潜力。事实上,中国和韩国企业向朝鲜企业分包加工业务已有数年,朝鲜方面也意识到了自身这一潜在优势并力图发扬。在2010年9月2日于长春举行的第四届东北亚经贸合作高层论坛上,朝方代表、贸易省副相具本泰表示将把罗先经济贸易区建设成为世界性加工贸易区和转口贸易区。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利用勤奋、有纪律、有文化的朝鲜劳动力,能够在相当程度上抵销国内成本上升给传统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带来的压力,延长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的生命周期,与朝鲜这支潜在的外向型制造业新军携手共进实现互利,避免其成为我们的竞争对手。在近期,有实力、敢于承担风险的中国投资者可以一开始就深入朝鲜内地。为避险起见,谨慎的中国企业可以更多地利用丹东的工业园区招纳朝鲜工人,或是进驻中朝共同开发的黄金坪、威化岛两个经济区,在积累了更大实力、取得了较多经验、开辟了更广泛关系网络、朝鲜投资环境也进一步开放改善之后进一步深入其内地。  做好充分应对风险准备  不仅仅是东北地方企业,一批全国知名企业也已经将目光投向朝鲜市场。海尔为开拓朝鲜市场而设计生产了带有朝文标识的洗衣机;比亚迪汽车是朝鲜目前为数不多较受欢迎的外国品牌汽车,该公司在平壤建立了自己的售后服务店,免费向朝鲜顾客提供汽车保养和更换“三滤”……然而,好事多磨,朝鲜发展经济、中国对朝经贸虽然有较大发展潜力,但其发展进程也必然一波三折,各种各样的问题都可能在这一进程中出现。对于中国企业而言,开拓朝鲜市场时必须对各种潜在风险和问题做好思想准备。  除了一般意义上的商业性风险之外,朝鲜的相关法制法规、投资环境还需要一定时间不断完善,朝鲜政府部门和企业还需要在实践中接受更多的市场经济运行知识,更新观念,从而消除一些不切实际的期望与要求,实现双赢。朝鲜官方已经多次表示,朝鲜基于平等互惠原则积极欢迎外国客商赴朝投资,朝方会在法律上保护外国投资人的合法权益和利益,在一些重点招商领域,朝方将给予投资外商以政策倾斜和扶持,对外国投资人、投资企业不仅附加税种类不多,而且会提供企业所得税减免、退还等多项优惠政策。但确定基本原则指导思想与落实到方方面面的细节并不完全是一回事,由于对国际市场行情不够了解,期望不够现实,朝鲜与中国合作者在一些项目上围绕利益分配的矛盾已有所浮现:  如有消息称中朝合作开发的咸镜北道茂山铁矿项目出现问题,原因是在全球经济下行、铁矿石国际价格暴跌之际,朝方昧于国际市场行情走势,要求涨价20%以上,而这一要求将吞噬中方合作伙伴全部利润。  2012年8月,辽宁省民营企业西洋集团披露该公司投资朝鲜2.4亿元人民币铁精粉选矿厂项目遭朝方毁约,在国内外引起了很大反响。为此,朝鲜方面极其少见地由中央通讯社发表对外经济投资协作委员会发言人的谈话,反驳西洋集团的指责,声称西洋集团应对其和朝鲜公司的合同毁约负主要责任……  东道国和外来投资者之间的利益矛盾并不罕见,我国也是这样走过来的。改革初期刚刚开始引进外商直接投资企业时,我方许多谈判者因缺乏经验、害怕吃亏而往往一心只考虑我们单方面的利益。1979年中方与法国雷诺汽车公司谈判时,我方一连提了多项要求,包括技术转让及其价格、培训、外销比例等;对方听后,承认其中不少要求原则上是合理的,别的要求也可以接受或可以谈判,但向中方提出了一个问题“你们为什么没有提到同你们合资对我方有什么好处呢?”朝鲜也需要经历一段时间与中国和其他国家投资者磨合,逐步理解东道国与海外投资者之间只有平等互利才是可持续的关系。  朝鲜面临的外部安全环境并不十分稳定,这就决定了朝鲜的开放进程不会直线凯歌行进,而必然有起伏有波动。同时,任何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朝鲜的改革开放探索也不例外,它可望加快朝鲜经济增长,也必然会在朝鲜国内制造一些新的问题,引起新的社会矛盾,包括腐败、收入分配失衡乃至两极分化。这些问题意味着中国投资者的朝方合作者、朝方管理者存在“落马”的风险;意味着朝方有可能出现个别胆大包天的腐败分子,为攫取一己之私利而践踏朝鲜党和政府吸引外资的政策法规,敲诈勒索中国客商和投资者,酿成贸易投资争端;意味着朝鲜社会上可能出现一些不满情绪,也意味着朝鲜领导层可能会审时度势微调改革开放的范围、速度。  同时,我们不能忘记,朝鲜政权有着极其强烈的独立自主倾向,这种倾向又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正是在这样的基础上,尽管朝鲜经济和对外经贸对华依存度甚高,尽管近年朝鲜决策层作出了许多对华示好的举动,但朝鲜决策层还是会有意识地力图降低对华经贸依存度,从而将一些优质项目交给第三国企业,而不是交给中国投资者。对他们的这种感情,我们最好的做法是因势利导,让事实教育他们修正自己过于极端、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接受客观经济规律,而不宜选择直接对抗。尽管他们选择第三国投资者的做法通常注定缺乏商业合理性而难以持久,但我们倘若贸然对此作出过激反应,结果常常就只能使本来可以再日后矫正的问题变得不可收拾。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