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熨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熨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的女友小莹小莹姐妹的国王游戏作者opennll下

发布时间:2021-01-21 04:51:58 阅读: 来源:电熨斗厂家

我的女友小莹-小莹姐妹的国王游戏(下)

????????姐妹的工厂遭遇手忙脚乱的离开商场,小莹姐妹靠在后门边出了半天神,两人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刚才实在是太尴尬了。

最后依然是妹妹小果打破了沈默,「莹莹姐原来这么淫荡,这回你可要承认了把。」

「算了啦,我才不要解释呢,要不是你……」

小莹无力的辩解,却发现再解释也无法掩盖自己心里不断膨胀的淫欲。

「难道我真就是个放荡的人吗?怎么会这样!」心里这么想着,小莹也说不出话来。

「好了啦,我们还是快点去药店吧。」

小果催促到。

这时小莹才想起自己出行的本来目的,正事没完成,却又跟只见过一面的男人发生了关系,还被灌了一肚子精液,到现在小穴还不时有液体留出。

话说小宇不愧是处男,射精量这么多,流都流不完。

「不过我得先找个地方处理一下,这样很难受耶。」小莹为难的说。

「说的也是」

小果环顾四周,「公开场所不方便,我看前面就是阿华的车间了,那边我比较熟,我们去借个地方整理一下吧。」

「好吧,只能这样了。」

小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於是小果打电话给阿华,说走累了去他那里休息,可是阿华正好不在店里,不过他还是贴心的通知自己手下的工人到时候接待小果,於是两人快步往车间走去……转眼姐妹俩就来到阿华的车间,店里生意一般,只有零零碎碎的几个工人,阿华算是他们的头头,平时他们都听阿华的。

见到小果来了他们都很客气的打着招呼,一个头发染成绿色的小夥计还热心的递上饮料,而小果似乎不是很愿意搭理他,随手接过饮料喝起来,边喝还边抱怨:「怎么只有一杯呀,我莹莹姐的那份呢?」「对不起啊小果,华哥嘱咐我们招呼你一下,没提到还有别的美女来啊。」小夥计边笑嘻嘻的回答,眼神却毫不掩饰的落在小莹光溜溜的大腿上,小莹也注意到了,想到自己大腿上随时可能有精液流下来,不由得夹紧双腿,脸羞得通红。

「好吧,是我太急了电话里忘记告诉他,原谅你这次,我们逛商场很累要在你们这里休息一下。」

小果不屑的说。

「好啊,我们的休息室已经为美女们打理出来了,你们可以随时使用。」绿毛夥计恭维道。

小果随口应了一声,就拉着小莹进到车间后面去了,原来车间后面有一间员工休息室,现在已经被整理出来了,不过姐妹俩进到房里还是闻到一股浓浓的男人气息。

毕竟修车厂嘛,都是爷们,也没办法。

小莹没心思休息,随口吸了几下饮料就去找洗手间了,车间设备还真简陋,洗手间居然在门外的街道上,不过幸好还分男女。

小莹迫不及待的把自己沾满精液的打底裤和小丁字裤脱下来仔细洗干净,然后准备把满是泥泞的下体也清洗一下,「这个死小宇,看来真是憋了太长时间,这到底是射了多少进去呀,真是的!」

小莹轻轻的按压小腹,每按一次都会有几滴白浊浓稠的液体从小穴流出来,看着缓缓流出的东西,小莹身体娇躯一震,不禁回想起刚刚发生的淫事,小穴里似乎又痒起来,好像那种刺激感还在身体里作祟。

刚才小宇在射精的时候,龟头狠狠顶开子宫口,常年积累的大量的浓稠精液几乎全都灌进小莹身体,可现在流出来的却是少数,可见小莹小穴和子宫的收缩能力非常强,本能的把精液锁在子宫里,真的是天生尤物。

肚子里的精液随时会流出来,内裤洗了也不能立即穿,这让小莹一筹莫展,怎么出门呢?想了想还是先回休息室想办法吧。

於是小莹走出洗手间,为了避免没穿内裤的下体走光,她专门避开了人来人往的车间前门,而是从后门悄悄进去。

来到休息室门口的时候发现门居然是虚掩着的,而自己离开的时候明明关上了门。

更奇怪的是,小果还在房里呢,为什么里面没有说话的声音。

小莹心里害怕起来,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口悄悄向里面张望,不由得一惊,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妹妹小果这时候居然躺在床上,好像是睡着了,而床旁边赫然站着两个男人。

一个又高又壮,虎背熊腰的,另一个身材瘦小,头发染成了恶心的绿色。

「这不是阿华的小跟班吗,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会在房间里?」小莹正想着,壮汉说话了:「滨哥,你说这药管用吗?」原来绿毛叫滨哥,阿华不在的时候他们应该都听这个滨哥的吧。

「废话,这药哥们我可是随身携带,用过好几次了,屡试不爽,这迷药只要2、3滴就可以让一个小姑娘睡上两个小时,更别提我这次专门在小妮子的饮料里放了加倍的量,足够她睡一下午了!」

滨哥自信的说,「阿华今天出远门试车,今天不会回来了。憋屈了这么久,终於让老子逮着一个报复阿华的好机会。」

「迷药?报仇?天哪,他们一定是平时受阿华使唤气不过,要对小果不利,怎么办呀。」

小莹吓坏了。

不容小莹多想,两人已经开始脱小果的衣服了,壮汉边笨拙的解小果的短裤边嘀咕:「滨哥,你说华哥不会发现吧?」

「不会的。」

滨哥这时已经把小果的T恤脱下来,小果的胸脯欢快的跳出来,小果的双乳跟她的皮肤一样,并不像小莹那样白皙,而是健康的小麦色,这也跟她的性格很搭,两人盯着效果的苏醒,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今天我们把这小骚货操爽了,再给她播上种,事后给她洗洗,穿上衣服,等她醒来只会认为自己做了场春梦。到时候怀了孕说不定阿华那贱人还喜当爹呢,嘿嘿!」

绿帽阴险的说。

两人迫不及待的脱掉小果所有的衣服,四只手疯狂的在小果柔嫩的肌肤上乱摸。

眼看小果就要失身了,小莹心里一急,冷汗都冒了出来,「不管了,一定要阻止他们!」

小莹心一横,猛地推开门冲了进去。

两个夥计楞住了,两只手还本能的在小果身上揉捏,眼睛却惊讶的望过来,刚才明明派了夥计守住大门不让人进,她怎么进来的。

而小莹这时候居然也不知道要怎么办,站在原地楞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憋足了劲要大喊非礼。

这时候俩夥计可急了,万万不能让她喊人,於是俩人健步冲过去,绿毛迅速捂住小莹的嘴,壮汉则一把将小莹拽进屋往床上一推,绿毛这时候已经把门反锁。

这一系列动作太快了,以至於小莹根本没时间想对策。

挣紮着从床上爬起来,小莹才发现,刚才的饮料已经喝的见底了,果然是里面被加了东西,而小果现在毫无知觉的躺在床铺上,不,并不是毫无知觉,虽然只是身体被抚摸,小果却脸色微红,虚汗直冒,小嘴也是微张着,呼吸越来越急促,明明是发情的状态。

「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小莹急切的问道,感觉自己的声音都因为紧张而颤抖,其实刚才不止是小果,自己也喝了这杯子里的饮料,虽然喝的很少,但是现在的小莹也明显感到身体不对劲,浑身燥热,下体更是有种麻麻的感觉。

绿毛这时候反而冷静起来,显然是发现局势已经控制在自己手里了,想怎么玩随便。

他不慌不忙的从兜里掏出一只弹簧刀,啪叽打开然后迅速合上,边玩边说:

「小妞儿,这你都看不出来?她刚才喝的饮料里加的药可不是普通的迷药,是加了催情成分的,别看她现在睡着了,身体却急切渴望被操呢,嘿嘿,我知道你是这婊子的闺蜜,怎么,想一起吗……」

「我是小果的姐姐,不是她闺蜜!」

没等他说完小莹抢着道。

「还有,阿华和你们的恩怨请别施加到我妹妹身上来,她是无辜的……」「无辜的?」

绿毛这时候有点火了,「阿华仗着自己能打就瞧不起我们,把我们当跟班的呼来喝去,有了这小太妹更是让哥几个成了她的使唤丫头。」壮汉紧接着附和:「对,我们早就看不惯了,更可气的是,他,他竟然把滨哥的女朋友给泡了,大夥找他理论,他还说谁让你小子染个绿头发,跟绿帽子似得……然后还……」

「大黄,别说了!」

绿毛打断他,恶狠狠的盯着小莹:「美女,今天你来的可真不是时候,本来哥几个商量好了要给小婊子上一课,没想到你来搅局?不过既然来了,就当个观众吧,看老子怎么教训小娘们。」

小莹吓坏了,心想自己刚才怎么就那么鲁莽的冲进来而没有先打电话报警,这时候坏人已经亮出刀子,自己要是大喊一定会自身难保,而放着妹妹不管也是绝对不行的。

「你,你们想怎样?」

小莹话出口才发现问的毫无意义。

「怎样?当然是继续实行我们的计划喽!本来美美的事情,硬被你耽误了几分钟,不过没关系,说不定等我们操够了小太妹还能留点精力给你哦。」说着俩人坏坏的笑起来。

「不要,你们报复阿华,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们又不熟……」小莹还没说完,绿毛使了个眼色,壮汉已来到小莹身后,一把将她的上半身按倒在床上并掏出刀子架在她的脖子上。

「你给我老实点,不许叫,要不然杀了你。」

小莹身上的药力开始发作,四肢绵软,想用力却用不出来,很轻易就被壮汉制服。

壮汉还随手捡起桌上一条毛巾塞在小莹嘴里,这可真把小莹吓坏了,自己被一个高大的身躯按着动弹不得,更何况现在自己的姿势,上半身趴在床上,屁股撅得高高的,性感的下体完全展现在坏人眼前,羞愧难当,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小莹嘴里只能发出「呜呜」

的声音,脖子上锋利的刀子更是吓人,小莹本来想挣紮的身体立马僵住了。

更要紧的是流氓马上就要欺负妹妹,小莹越是慌张,越不知道改做点什么,只能不停的用脚乱踢。

绿毛看小莹完全吓傻了,更是得意,他重新回到床上,贪婪的玩弄起小果的身体。

小果在睡梦中感觉一双大手在自己身上到处游走,先是抚弄一对玉乳,然后滑向自己胯下最柔软的地方,粗糙的手指在自己两瓣粉嫩的花瓣上不停揉捏,那已经充血饱满的阴蒂更是备受照顾。

粗壮的手指并没有停下,而是慢慢插入小果的蜜穴,小果阴道里的嫩肉不住的一阵阵颤抖,小脸也一片潮红,口中开始若有若无的呻吟起来,阵阵销魂蚀骨的娇喘不断传来。

小莹和背后掳着她的壮汉眼睁睁的看着香艳的场景,壮汉早就支起了帐篷,坚硬的肉棒挺得高高的,又碍於自己的「任务」而无法参与,燥热难耐,而被他按着的小莹一直没有放弃挣紮,柔软的娇躯不停扭动想脱身。

壮汉看到小莹高高撅起的肉臀,甚是性感,仔细一看似乎还有一些浑浊的液体从短裙包裹的下体流出来,心想真是天生尤物啊,不碰都流水,岂不知那哪是淫水,是刚才被别人射进去的精液呢。

壮汉想正好拿这妮子先预预热,索性下体向前一顶,高举着的肉棒直接顶在小莹的臀部。

软乎乎的嫩肉立刻包裹上来,壮汉不知道小莹短裙里并没有穿内裤,只是感觉柔软度十分惊人,肉棒很受用,於是就任由她扭动身体,肉棒反而因此被按摩的无比舒服。

小莹眼看妹妹受辱却无能为力,心里很焦急,一心想着挣脱壮汉,可是药力强劲,自己的身子越来越不受支配,意识也不清晰起来。

她因此只能极力扭动腰肢和屁股,这反倒让两人的下体接触的更彻底。

小莹的身体刚刚经历过性爱,非常敏感,下体受到侵犯立刻让她的身体有了反应。

壮汉感到自己的肉棒被两团温热的软肉夹在中间,还不断挤压摩擦,就像前面的美女在用丰硕的肉臀给她臀交一样,整个肉棒酥麻难耐。

这让他更激动,下体开始前后耸动,而没有拿刀的手也干脆伸进小莹的领口,一把抓住她的嫩乳,这一抓不要紧,竟然没有完全抓住,壮汉不仅惊叹道:「好大的奶子!」

这一声感叹吸引的绿毛张望过来,立刻发出邪恶的淫笑,「别急啊大黄,你先用姐姐解解渴,妹妹我先上了!哈哈!」

同时被这一声感叹惊醒的还有小莹,刚才自己被壮汉揩油,身体居然有种舒服的感觉,难道真是催情药的关系?小莹不由得又羞又恼,想挣紮,却发现这反而更加刺激壮汉,所以只能强忍着下体传来的刺激感而不敢反抗。

大黄笑嘻嘻的说:「这妞屁股真棒,又圆又肉,难得的翘臀啊,小妞,这次可是你自己闯进来的哦,没把你绑起来就不错了,不过既然我得在这看着你,总要得到点好处吧。」

壮汉边说边把自己一件一件脱个精光,粗壮的阴茎猛地弹出来,一下子打在小莹身上。

这时候的小莹,短裙的后摆早已经被刚才的摩擦掀到腰间,没穿内裤的雪白翘臀暴漏在空气中,这一下阴茎结结实实的打在她屁股上,只听啪的一声响,壮汉诧异了一下,不过紧接着就反应过来:「哈哈,原来姐姐也这么放得开啊,真空出门,还穿这么短的裙子,是不是好久没人干发骚了?」小莹心想真是倒霉,他一定觉得自己是淫荡的女人,自己无法反抗,难道注定要被流氓强间了,想到这小莹绝望了,眼泪都要掉下来,只能一个劲的摇头。

壮汉感受着美女肉体的美好触感,性欲大涨,本想一股脑把小莹正法,可是转念一想,就这样强间了她太无趣,而且自己得留着精力对付小果呢。

於是灵机一动,凑到小莹耳边说:「小妞,如果你让哥们舒服了,哥们就保证不强间你,怎么样?」

看到小莹没有表示。

壮汉接着说:「你我就当你默许了哦,嘿嘿」

壮汉淫笑着去脱小莹的衣服,小莹没办法反抗,只能眼睁睁看着身上的衣服被壮汉一件件扒掉,直到跟小果一样一丝不挂。

看着小莹全裸的玉体,壮汉不住的感叹:「原来姐姐比妹妹更有料啊,奶子大,屁股也翘,下面毛刮得还真干净,跟白馒头一样,一看就是淫娃,今天就算不操你,也得好好玩玩你的馒头穴。」

说着他一屁股坐到床对面,拽过小莹让她背对自己做在自己腿上,然后粗鲁的分开小莹的大腿,小莹这时候昏昏沈沈,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只好被牢牢的固定在他身上,而壮汉粗大的阴茎正好顶在小莹毫无保护的嫩穴上。

小莹不禁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刚才跟小宇做爱仓促,自己并没有完全尽兴,现在下体正压在一只火热的肉棒上,小莹身体里的欲望一下子又窜了起来。

此时小莹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他勃起的肉棒上,小穴紧紧包裹着肉棒顶部。

这让壮汉兴奋不已,可他并不着急,缓缓调整姿势,让整个阴茎牢牢嵌在小莹的两瓣阴唇之间不断前后摩擦,而腾出的手在小莹丰润的玉乳上左捏右揉。

小莹刚刚经历过性爱的身体本就敏感,被壮汉这样直接的玩弄那里受得了,身体里的情欲细胞不断扩散,舒服异常。

这种被胁迫的状况更是让小莹产生一种别样的快感,欲望就像一把火在她体内渐渐燃起。

小莹不禁发出小声的呻吟,白嫩的皮肤开始透出粉色的光泽。

现在的小莹大腿被分开到最大限度,敞开的小穴里蠕动的嫩肉暴露无遗,挂着香汗的酥胸随着呼吸急促起伏,折让床对面的绿毛这时也不由得欣赏起来。

小莹的眼神迷离,发现面前的流氓正色迷迷的盯着自己被玩弄发情的身体,浑身一颤,脸羞的通红,眼神也无处可放,索性闭上眼睛忍受壮汉的淫虐。

壮汉只觉得自己肉棒被两片肥嫩的软肉包裹着,摩擦之间滑腻的感觉越来越强,知道身上的女人发情了,於是拿掉小莹嘴里的毛巾,又凑到小莹耳边笑嘻嘻的说:「美女果然是尤物,才蹭你两下就出这么多水,舒服可以叫出来没关系,嘿嘿,不过别耍花招,不老实我就插进去!」

说着下体猛一顶,硕大的龟头半截挤入小莹的嫩穴。

小莹的嘴刚获得自由,正想大喊救命,被这么一顶反而「啊……」的一声呻吟出来。

「不要,不要进来。我不耍花招就是了,快出去,出去啦,啊……」壮汉满意的亲了一下小莹的脸蛋,又猛顶一下然后肉棒慢慢退出小穴「这还差不多,乖乖的就好」,说着继续让肉棒在阴唇之间进出,小莹也被顶弄的不住小声呻吟。

绿毛这时已经把小果撩拨得淫水泛滥了,於是他弯下腰,在小果娇嫩的阴户上不停舔弄,把小果的阴唇一口含入,舌尖开始挑逗她的阴蒂。

而小果在睡梦中也感受到了这种刺激,阵阵快感涌上全身,娇躯不停颤抖。

这时绿毛那灵巧的舌头已经探入她的阴道,不停刮弄两侧的软肉,睡梦中的小果下体不断挺动,迎合着绿毛舌头的进出。

突然,小果全身颤抖,屁股使劲顶向空中,睡梦中长长的发出呻吟:「啊……「

她居然在绿毛舌头的抽插下高潮了。

绿毛似乎是受到了鼓舞,把自己也脱了个精光,「我开动喽!」绿毛咆哮着,肉棒猛地刺入小果高潮后还在颤抖的小穴快速抽插,睡梦中的小果也逐渐进入性爱状态,随着他的抽插大声呻吟。

小莹看到妹妹被插入,感觉有些泄气了,妹妹那边自己是帮不上什么忙了。

可是身下的摩擦带来的越来越强的快感提醒着她,看来还是关心一下自己的处境吧。

这时小莹的小穴正不断冒出爱液,肉棒的摩擦变得无比顺畅,而壮汉粗糙的手每次拂过小莹洁白娇嫩的肌肤,都会让她的娇躯颤抖一下,小莹的小穴口更是酥麻无比,每一次肉棒的前进和后退都让这种酥麻积累更多,每一次粗大的龟头刮过阴蒂,仿佛就有一股电流窜遍全身,阴道里的软肉这时候也快速蠕动,瘙痒的感觉越来越强。

小莹这时意识迷离起来,真想就这样让肉棒插进来,横冲直撞的侵略自己的嫩穴,顶撞自己的子宫,可是理智却让她不得不尽量提起屁股,不让肉棒更进一步,没过多久小莹就已经香汗淋漓,小嘴不断吐着热气,身体里越来越热,渐渐的她竟主动挪动肥臀以迎合壮汉的撞击,尽可能的获得更多快感。

壮汉见小莹开始主动求欢,得意的不行,索性把刀子一甩,一只手从前面捏紧乳房,一只手在后面按住丰臀,把小莹前后推动,肉棒随之紧紧顶住小穴滑动,每次滑动龟头都会陷入小穴大半然后滑出,小莹的阴蒂随着不停的刮弄高高的突起,红灿灿的小豆豆已经翻出包皮,每一次龟头扫过都令小莹快活的叫出声来。

壮汉的肉棒被小莹的嫩穴夹得涨大到极限,柱体上青筋突起并不断跳动着,壮汉此时大口喘着粗气,感觉自己快到发泄的边缘了,对绿毛说:「滨哥,兄弟快受不了了,跟这淫娃玩,不插入都这么刺激,怕是再搞几下兄弟要射了。」绿毛听了鄙视道:「你也太没用了吧,居然被娘们用穴夹到射,啊,嘶……不过这小骚货也够劲,别看睡着了,小穴还夹得紧紧的,要不是我定力足早泄了。一会非得狠狠射她一肚子,让她怀上我的孩子,哈哈。「小莹的意识虽然被快感冲击的有些迷离,听到他们的对话还是心里一沈。

怎么办,妹妹本来是陪自己出来的,也是因为自己的冲动干了不该干的事,妹妹才陪自己来休息室整理的。

妹妹因此遭了难,自己却帮不上忙,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被迷间,都是自己的罪啊,更可怕的是万一小果因此怀了孕,名誉受到影响,自己岂不是罪孽更深了。

「不行,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糟蹋小果!只要小果不被内射就还有机会弥补,要是被内射了,小果的前途就没了!我一定要保护小果!」心里想着,小莹下定了决心,强忍着胯下源源袭来的快感,吃力的转过头对壮汉说:「小莹想要……想要肉棒……小莹想和你们做爱……」小莹自己都不敢相信会说出这样淫荡的话,可是为了妹妹又有什么办法呢,此时她的心里一片空白,不知道接下来自己会遭遇什么境地。

壮汉这时觉得自己的挑逗奏效了,美女竟然主动求操,兴奋不已,得以的说:

「那要看你的表现喽,嘿嘿!」

小莹羞愧万分,但这时候不主动牵制住他们小果就要遭殃了,於是干脆把心一横,用力撑起绵软的身体,转身变成面向壮汉,壮汉还没反应过来,小莹已经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坚挺的巨乳上。

「小莹想要你们的肉棒,狠狠插入小莹的淫穴吧。」这时的小莹满脸红霞,媚态十足,身上香汗淋漓,娇嫩的肌肤在快感的冲击下微微颤抖。

小莹温润的小嘴猛地贴上去与壮汉舌吻起来,沾满淫液的小穴这时候正挂着晶莹的水珠,小莹扶着硬挺的肉棒对准自己的小穴,深吸一口气,身体往下一沈,粗大的龟头立刻顶开柔嫩的穴口,整支肉棒被吞进娇嫩的小穴。

小莹和壮汉两人不约而同的发出呻吟,壮汉的肉棒突破重重嫩肉,直抵花心,小莹娇喘一声,身体里的欲望终於爆发出来,她快速的上下挺动丰臀,肉棒在小穴里不断进出,每次都带出大量的淫水。

小莹感觉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燃烧,身体里的肉棒每一次触动都会让她颤抖不以,她完全放开了,任凭自己的感觉升腾,身体在壮汉身上肆意驰骋,霎时间,休息室内响遍小莹销魂的淫叫声。

绿毛也被小莹的淫叫吸引,他放开小果走到小莹面前。

「小淫娃,终於想要了吧,哥们正好觉得搞睡熟的女人没劲,那就成全你吧。」说着把肉棒伸到小莹面前。

小莹看着上面挂满妹妹淫液的巨大肉棒,虽然觉得恶心,但她心里清楚,自己必须要耗尽这两个流氓的精力,才能救小果。

於是眼睛一闭含了下去,绿毛立刻开始在小莹的小嘴里抽插,每一次都深深顶入小莹的喉咙,呛的小莹直反胃,不过她还是忍耐着,用尽自己的全身解数,尽量刺激绿毛的肉棒,好让他心无旁骛。

在此同时,小莹还要用尽力气夹紧小穴,用发抖的下体好好满足身下的男人。

这样十分消耗力气,更要命的是身体敏感部位不停传来的快感让她欲仙欲死,小莹感到自己快要虚脱了。

此时身下的壮汉快坚持不住了,小莹感觉体内的肉棒开始快速跳动,壮汉的动作也更加急切,知道他要射精了。

她吐出绿毛的肉棒,气喘吁吁的,几乎是半呻吟着说:「小莹想要你的……想要你们的精液都……射进来……啊……装满小莹的子宫,小莹要怀你们的孩子,来吧……啊……「

壮汉听了得意的大吼:「淫娃,哥们要射精进去了,张开你的子宫!啊……」壮汉下身使劲向上顶,双手抓紧小莹的腰向下按,两人的下半身紧紧结合着,他的肉棒不断挤入穴内最深处,小莹受不了淫叫出来:「啊……好深……啊……」

阴道内的龟头将小莹的子宫口挤开,顶入子宫口的龟头终於爆发了,马眼朝小莹的子宫里面喷出一道道滚烫的精液,打在子宫内壁上。

小莹被滚烫的精液一喷一起到了高潮,小莹身体向上挺起,全身剧烈的抖动,似乎所有的感觉都集中到了小穴内部,所有的力量都用来挤压体内不停喷射的肉棒。

高潮的子宫不断收缩,将顶在子宫口的龟头不断向内吸,一股一股的将马眼射出来的精液吸进去。

壮汉射完精后,小莹无力的躺在床上,几乎要昏过去了,高潮中的身体软软的没有一点力气,可是她还惦记着妹妹,自己还得努力拴住绿毛,不能让他去欺负妹妹。

於是她竭力一直胳膊撑起上半身,将还在颤抖不已的大腿尽力分开摆成一个M形,这个动作让高潮中还在流淌着淫水和精液的小穴口徐徐打开,可以清晰的看见穴内不停收缩的粉红穴肉。

小莹呻吟着说:「小莹还要……请插进小莹的小穴……让小莹继续高潮吧。」绿毛得意的看着小莹,淫荡的说:「哪里要肉棒啊?让我看看清楚哦。」小莹无可奈何,只好用颤抖的手指拨开两片阴唇,小穴口进一步被扩大,连阴蒂都看的清清楚楚。

而绿毛似乎还不满足,「还不够清楚哦。两只手把小穴掰开,好让我的大肉棒进去!」

这时的小莹似乎已经不在乎这种羞辱,甚至这让她获得了更大的快感。

小莹努力用两只手努力将两片阴唇分到极限,小穴口大开,这时只听「哗」的一声,有一股大量的液体从穴口倾泄而出,小莹在流氓们的视奸下吹潮了,她的屁股剧烈的抖动,小穴不停向上挺起,一股股爱液从高潮中的小穴中喷出。

绿毛看到这种淫荡的场面,再也控制不了了,一下扑到小莹身上,坚硬的极限的肉棒狠狠刺入小莹还在颤抖的小穴,绿毛的肉棒极长,才插入三分之二,龟头就顶到了一团软肉,绿毛知道这是小莹的子宫口,他让龟头紧紧顶住子宫口不停研磨。

小莹子宫猛烈喷出的阴精,全数打在绿毛的龟头上。

绿毛深吸一口气,肉棒继续进入,把刚才流出的精液又顶回阴道深处,龟头慢慢顶入子宫口,小莹喷出的阴精混合子宫内的精液流不出来,在子宫壁上四处碰撞,小莹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她本能的紧紧抱住眼前的男人,四肢缠绕在他身上,并与他激烈的舌吻。

绿毛开足马力,肉棒疯狂的在小莹阴道里肆虐,顶的小莹不断忘我的呻吟。

这时候壮汉似乎又恢复了体力,绿毛见状将小莹翻过身放到自己身上,壮汉心领神会,挺起坚硬的肉棒直接从身后插入小莹的菊穴。

小莹的后庭早就被淫水沾满,进入十分顺利,不过小莹还是感觉到了撕裂般的疼痛。

「不行,太疼了,出来啦。」

壮汉哪里肯理会,放肆的享受菊穴带来的快感。

小莹像一个三明治一样被夹在中间,小穴和后庭里的猛烈冲击让小莹无暇思考,只想用全身的力气来迎接快感,小莹感觉身体已经变成一个收集快感的容器,每一次插入和拔出都会将她送向云端,她只有忘情的大叫,「再进来……再快点……我还要……啊又高潮了……」。

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高潮,两人也不知道在小莹的小穴里射入了几次。

当两人最终将肉棒拔出来的时候,小莹已经几乎失去知觉了,只有身体还在高潮的余韵中不停抖动。

两人一看时间不早了,就把小莹抱去浴室洗了个澡,洗澡的时候又各自干了小莹一遍,并全数射进小穴里。

洗完澡后两人也实在射不出来了,他们在小莹身上获得了充分的性满足,小莹也因为高潮了太多次而昏睡过去,两人报复阿华的计划算是实现了。

於是两人给小莹和小果穿好衣服,让两人睡在床上就匆匆离开了。

小莹醒的时候已经是夜里,是小果把他叫醒的。

小莹硬撑起酸软的身体,试探的问:「小果,我们是都睡着了吗?」「是啊,睡了一大觉,看来我们白天真是太累了,不小心就睡着了呢。莹莹姐居然比我还懒,不叫你还不起,嘻嘻。」

小果俏皮的开着玩笑。

小莹心里的石头算落地了,看来小果不知道下午发生的事情,这算是让她放心了一些,可是自己……小莹觉得自己浑身酸痛,红肿的小穴火辣辣的。

悄悄用手抚摸自己被射入满精液的小腹,小莹脑子里乱糟糟的,自己的遭遇不能让小果知道,那接下来要怎样做呢,她迷茫了……

?????? 【完】

????????字节20516

天仙变手游

狩游世界

彩99旧版本下载

彩票656娱乐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