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熨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熨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唱出治愈系追光者岑宁儿也靠音乐自我治愈

发布时间:2020-12-25 19:57:02 阅读: 来源:电熨斗厂家

岑宁儿北京演出现场。

她是2017年大热电视剧插曲《追光者》的演唱者:“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我可以等在这路口,不管你会不会经过……”这恐怕是今年被翻唱最多的一首歌;

她生于香港,热爱合唱团,后在多伦多读完“文化研究”专业后,来到北京工作。一句来自李宗盛“你要知道你和音乐的关系是什么”的忠告,让她开始写歌、创作;

她个子高高,口音软糯,喜欢休闲打扮,素颜示人,丝毫不介意露出脸上那些可爱的痣;

她是许多大牌歌手演唱会的御用和声,陈奕迅盛赞她是“天籁之音”,林忆莲曾评价她是“近年少有的好声音”;

她,就是Yoyo,岑宁儿。

12月12日那天,岑宁儿发布了一张全新现场专辑《Live at Blue Note Beijing》。这是StreetVoice街声与Blue Note Beijing联合推出现场录音专辑系列计划后,发布的首张作品。以此为契机,在北京东四环外的街声办公室里,新京报记者终于见到了这位音乐“追光者”。

A 从小爱唱合唱团唱KTV也要唱和声

不少人称赞岑宁儿声音“治愈”,她听到之后露出弯弯笑眼,“很荣幸耶,”个子高高的她,一开口的音调还是暴露了南方姑娘的本质,“Healing Power,哇塞,简直就是一个超能力吧,多好啊!因为我也是靠音乐治愈我的,”接着她又吐槽自己,“但我不是听我自己的,听自己的音乐不会治愈。”

不过,自黑归自黑,在岑宁儿的音乐里,始终有一股抚慰人心的力量。也许,这与她从小就“琢磨”声音的魔力有关。1984年11月7日,岑宁儿出生于香港,“我应该从两岁开始,就喜欢唱歌了吧。那时候我妈会用卡带,录下来我讲话、看书的声音。后来到小学二年级,开始唱合唱团,当时是老师选的,你可以不去,但是它是一个课外活动,会参加校际比赛,我很喜欢。我每个礼拜都在倒数练合唱团的日子,而且我不喜欢唱主音,反而很喜欢和声。然后就一直唱到现在了。”

后来,岑宁儿升学到了一所国际学校。相对于合唱团,这所学校里的学生,玩乐团的氛围更浓厚。面对这种情况,岑宁儿发了一阵儿愁,然后她决定,要自己主动寻找机会。于是,岑宁儿便找到香港儿童合唱团,顺利加入了。

在团里,岑宁儿认识了五位一样热爱唱和声的朋友,闲时他们不仅一起逛街、吃饭,还喜欢在校楼梯、行人隧道等有回音的地方唱歌。后来,六个人组成了一支Acappella(无伴奏)合唱组合,取名为“张山合唱团”。这个古怪的团名,来自于“张山”的英译:Hill Cheung,读音与粤语“嚣张”相同。“我们爱唱和声爱到,一起去KTV唱歌时,都是调出来歌曲原声,大家再一起来唱和声的,”岑宁儿笑着说道,“我们几个人,正好从高音到低音都有。”

B 因《电影之歌》来北京认识了李宗盛

17岁那年,岑宁儿考上了加拿大多伦多的约克大学。在国外,岑宁儿在咖啡店打工、学摄影、接触爵士乐的同时,也不忘学习她的主专业——“文化研究”。“其实这个专业就是艺术系下面的一个分支,它不是专业的电影或者音乐、摄影,但是你要知道艺术与社会、时代、文化的关系,比如安迪·沃霍尔是什么时期,Pop Art又是怎么回事。”

由于大学的专业并没有十分“垂直”,所以当2005年毕业那年,香港导演张婉婷问她愿不愿意来北京做《电影之歌》的项目助理时,岑宁儿立刻兴奋地答应了。“虽然我之前连广州、深圳都没有去过,更别说北京了,但因为这个项目从排戏到拍摄,不仅有很多多媒体参与,还跟舞台、音乐有关,所以我就非常感兴趣。当时我从头跟到尾,去拍摄一些舞台要用的素材,然后跟演员排戏,唱音乐DEMO、和声,这些我都有参与。”

《电影之歌》是纪念中国电影诞生100周年的大型多媒体电影音乐剧项目。这个项目的参与者,除了岑宁儿之外,还有李宗盛和他的“爱徒”李剑青。“(跟李宗盛大哥)第一次遇见,是在有一次跟着导演开会时。后来,我一直跟着演员练歌、试音,慢慢就因为沟通音乐的部分跟大哥和剑青认识了。”

C 因李宗盛一句话在北京待了四年

“想到要回北京演出,想起影响了我一生的那四年的生活,昨天我的心情突然激动了,像是隔了一辈子,又好像完全没变的我,还是在做着当年开始的事。”在今年8月31日的Blue Note专场之前,岑宁儿在微博写下了这样一段话。那场演出,是刚发行的这张Live专辑的源头,同时也是她在北京的第一次专场。

从2005年到2009年,岑宁儿在北京待的四年,是被她定义为“自修”的四年。在《电影之歌》项目快要结束的时候,李宗盛曾与岑宁儿聊起未来的规划,“当时大哥问我下一步要干吗,但我刚毕业,其实也没有什么计划。然后他就建议我要不要试试写歌,还跟我说‘你要知道你和音乐的关系是什么’,后来,我在北京一待就是四年。”

在“北漂”的日子里,岑宁儿在世贸天阶附近的爵士吧驻过唱,也曾接过纪录片《张纯如:南京大屠杀》剧组的场记/翻译/导演助理工作,但更多的时间,她还是待在李宗盛在北京的工作室中。“那时候剑青也天天在那里,因为大哥会忙,所以有问题我一般都问剑青。有时候我想到一个旋律,就先唱给他听,然后他就给我按出和弦,我就会用相机拍下来应该怎么按,”岑宁儿说,因为当时她没什么吉他的基础,所以都是以这种方式来学习,“但千万不要说他是我的吉他老师,那样会毁掉他的名声,”她笑着回忆道,“因为我太不及格了。”

而提及第一次写歌,岑宁儿说,她在录完自己的第一个DEMO后,曾跑去播放给李宗盛听,“我就问大哥,这样算写了一首歌吗?他说算啊,但是你写了三个副歌。”

D 为陈奕迅做和声孤身一人去台湾发展

在北京的日子里,由于尝试了多种多样的工作内容,岑宁儿暂时搁置了对“和声”的执念。“对,那个时候我没有很专心。但是呢,后来我发现,无论是做舞台,还是导演助理、场记,我到最后都会变成唱DEMO的人、唱主题曲的人、跟演员练音的人,所以我觉得,可能自己就是要做音乐了。”

从2008年开始,岑宁儿把注意力聚焦于“音乐”本身。她开始在刘美君、卢冠廷的演唱会上现身和声,她与卢冠廷合唱的《一生所爱》,被许多人纳入最爱的现场之一。2009年,岑宁儿正式回到了香港,她在兆基创意书院举办了一场个人小型表演,为亲朋好友展示四年来在北京创作的成果。后来,她和张山合唱团其他几位成员一起,受到陈奕迅的邀请,开始为他那场“DUO”演唱会担任和声。

海口正规男性疾病的医院哪家好

苏州治疗荨麻疹的医院

厦门妇科在线咨询

治尖锐湿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