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熨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熨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电竞全运会上海落幕

发布时间:2020-06-28 13:53:10 阅读: 来源:电熨斗厂家

早报记者 蒲垚磊

戴着耳机,手握鼠标,打着游戏的选手,将会代表各省市,在全运会的舞台上一决高低?这或许是很多电竞人梦想看到的画面。

日前,2015年NESO(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全国总决赛在上海落幕。和其他许多电竞赛事不同,这次比赛的队伍不是俱乐部,而是来自各省市的地方代表队。这让NESO被人们称为电竞界的“全运会”。

然而,作为电竞“全运会”模式的样板,今年的NESO却“风波”频频,“消极比赛”和人员猝死事件成为了人们争议的焦点。但即使如此,承办方仍然对这项比赛的未来很有信心,“以后还将继续办下去。”

电竞要往体育靠拢

在大多数人的认知中,电子竞技往往与动漫等“二次元”文化联系在一起,然而这次电竞“全运会”的比赛,从“气氛”上就令人感受到不小的差别。

今年赛事方将比赛放在了上海体博会的会场进行。在赛场周边,是篮球、排球等传统体育项目的展示区域。与其说是一场国内最高等级的电竞比赛,不如说NESO是电竞在传统体育领域的一次“展览”——没有门票限制,逛体博会的人可以随时来观众席上坐坐,或是在比赛选手的屏幕后面“围观”。

在赛事承办方NEOTV公司CEO林雨新看来,这正是比赛的诉求所在。

“现在说到电竞,首先想到的还是"宅男"。”林雨新坦言,“之所以放在体博会打,就是想把电竞往体育的方向靠,也可以让体育局的领导和体育爱好者能够亲眼了解电竞。”

办“全运会”不是为挣钱

今年的NESO总决赛,参赛队伍达到了21支,和去年的16支队伍相比增加了约四分之一。电竞“全运会”的影响力在提升是事实,然而今年的赛场上却是“风波”不断。

11月7日,参赛队伍“Tongfu”战队的一位随行人员在赛场附近猝死,虽然随后赛事回应称该人员是自行随队前来,并非战队正式人员,但这一悲剧还是为赛事蒙上了一层阴影。

与此同时,也有不止一支队伍表现出了对这项比赛的“不够重视”。有队伍疑似“消极比赛”,也有队伍弃权去参加奖金更高的比赛。

本次NESO所开出的冠军奖金是团体项目8万元人民币,个人项目4万元人民币,而就在11月进行的《DOTA2》法兰克福秋季赛上,冠军奖金高达111万美元,参赛队伍的保底奖金也有3万美元。

和国内外其他赛事相比,电竞“全运会”的奖金谈不上有太大吸引力,但据早报记者了解,本届比赛包括总决赛和各地区选拔赛在内的投入,也已达到了千万元级别。这样大的投资,能否收回成本?承办方方面的回应是,“肯定是亏钱”。

“全国电竞的发展并不平衡,按地区来选代表队,商业化也会受一定影响。”林雨新表示,“但至少,这样的模式能够培养底层土壤。这次比赛像新疆、青海这样的地区都有派队伍参加,如果没有体育局牵头,电竞在这些地区很难有人关注。”

国家体育总局信息管理中心主任丁东也表示,“NESO的奖金虽然不高,但是有了我们主管部门的主办和地方部门的参与,电竞的影响力就扩大了。”

韩国“国家战略”难模仿

由体育总局主办的电竞比赛,NESO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但和NESO相比,恐怕没有哪项比赛带有更重的“体制内”痕迹。

本次比赛的各地代表队由地方体育局独立组织选拔,甚至连运动员的当地注册制度,据林雨新透露,也已经出现在了讨论之中。

而在国际上,像这样靠政府牵头发展电竞,也早已有过先例。早在2000年,韩国政府就批准成立了国家级的电子竞技协会,电竞的方方面面都由这个协会来统一管理。

如今在韩国,电子竞技的社会认知度可谓“世界一流”,电竞选手可以以运动员身份申请大学,而据韩国媒体《Inven》报道,去年年底,韩国电竞协会还出台了最低工资政策。而反观国内,还并不存在一个类似的国家级机构,和韩国相比,国内分管部门的力量还不可同日而语。

中国未来是否会出现一个类似的国家电竞协会机构?在体育协会开启“管办分离”浪潮的今天,诞生一个完全由政府管理的电竞协会似乎已不太可能。不过,也不排除会出现一个包含游戏厂商、转播方、选手、平台方、赛事方,并由政府参与整合的行业协会的可能。

“在协会中商量规则,总比在外面一味竞争好得多。”林雨新如此说道。

Chrome浏览器下载

Google Chrome

谷歌浏览器下载

相关阅读